著名热力工程学家陈大燮先生

发布者:李震发布时间:2018-04-04浏览次数:9433


 陈大燮(1903—1978),字理卿,著名热力工程学家,祖籍浙江海盐,1903年出生于上海一商人家庭。曾先后就读于唐山、上海两地的交通大学。毕业后,去美国普渡大学攻读机械工程,1927年获硕士学位。1928年回国后,即从事热力工程的教学与研究工作,先后在浙江大学、中央大学任教授。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,随中央大学迁至重庆。1943年起,应交通大学之聘,任该校机械工程系教授。1945年随交通大学迁回上海,继续在该校任教。1949年后,仍在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继续担任教授,还兼任教务长。1957年随交通大学迁至西安市,1959年至1966年任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。他是九三学社社员,曾任九三学社中央委员。他还是第二届和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。

 陈大燮先生是我国热力工程界的先驱学者,毕生从事热力工程科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。著有《工程热力学》、《传热学》及《高等工程热力学》等专著,并曾发表科学论文多篇,对我国热力工程科学的初期发展起过重要的推动作用。由于他的学术造诣,1956年被评为一级教授,并先后担任中国机械工程学会常务理事,中国锅炉透平学会主任委员,全国工程热物理学组副组长,全国热工教材编审委员会主任委员,对我国热力工程科学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 陈大燮教授,过去对国民党政府的贪污腐败很是不满,一直以清高自居,不愿参加政治活动。国民党举行国民代表大会代表竞选时,有人劝他出来,但他看穿了这套假民主,不愿为国民党所利用,所以他拒绝作代表候选人,也不参加选举,不为任何人投票,即使是至亲好友也不例外。1949年初,亲友中去台湾者较多,但他认为国民党腐败至极,已不可救药,随国民党去台湾毫无意义。并认为共产党为了人民,不但会取得胜利,并且会继续振兴中华,因此,他坚决留了下来。此后,他逐步加深了对党的认识,也加深了对党、对社会主义的热爱,积极拥护党的各项方针、政策。1957年中央作出决定要将交通大学从上海迁往西安,当时许多人留恋上海,不支持迁校,但他却无条件地服从中央决定,并为迁校做了许多宣传动员工作。当时校内曾有少数人因不愿迁离上海而对他不满,流言蜚语较多,但他并不动摇。认为考虑问题处事应从国家大局出发,不能只顾个人得失,毅然首批赴西安参加建校,后担任西安交通大学副校长等行政工作,同时还积极参与教学、科研和社会活动,曾受到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。

陈大燮先生学识渊博,治学严谨,认真负责,讲课条理清晰,引人入胜,深受同学欢迎。在重庆时,他每学年都开出热工学课程,常以英语进行教学,同学既学专业知识又学外语,受益匪浅。他的记忆力特强,每当第一堂课点名后,即便数十人的大班,再次上课时,均能直呼其名发问,无一差错,传为佳话。曾有

在重庆中央大学毕业的学生韩荣鑫,二十年后,在北京参加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时与先生不期而遇,先生竟能毫不犹豫地直呼其名,并回忆往事,亲切交谈。在重庆时,陈大燮先生还十分关心毕业生的出路。1943年夏,在他即将离开中央大学机械系系主任时,该班毕业生共有五十余人,当时正值抗日战争后期,大后方就业不易,但经先生多方奔波努力,向许多大工厂、兵工厂、飞机场、公路铁路、甘肃油矿局、大专院校等单位联系推荐,都给予妥善安置。之后,这届毕业生在国内外知名大学任教授者八人,在知名单位任总工程师者二十余人,他们每当谈起陈老师爱生之情,无不动容。

 在教学中,陈大燮先生经常勉励学生要努力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学习和工作。对同学,不仅授业解惑,并且教书育人,数十年来,桃李满天下,他为国家培育年轻一代和技术骨干,为国家教育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先生对家属要求也很严格,并能以身作则,他常讲:要正直为人,要明辨是非,要以国家大局为重,要以工作为重。1950年冬,女儿参加上海市抗美援朝医疗队时,他夫人怕有危险,不放心,但他积极支持。1952年,女儿大学毕业分配到四川工作后,从此远离家庭,但他却从不以女儿是独女而要求将其调回身边,在他患脑血栓病时,也是等到病情好转后才写信告知女儿,要其放心并安心工作。先生在“文革”中受到迫害,但仍孜孜不倦于学术工作,翻译了大量文献资料,完成了有重要意义的学术著作《动力循环分析》(此书已于1981年正式出版)。之后,他已年逾古稀,因患脑血栓病暂离西安,在外地休养,这时,他行动已很困难,书写也不方便,但仍想继续贡献余热,常设法上街购买有关外文书

刊,并将有用的资料译成中文后,寄回西安交大,供本教研室同志们参考。

 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他心情激动,不顾年迈体弱,积极参加民主党派和政协的活动,多次表示要努力工作,将余生献给国家的建设事业。1977年岁末,他还抱病向西安交大党委汇报了参加省政协活动的情况。但终因长期患病,医治无效,197818日逝世,终年七十四岁。

 陈大燮先生生前曾多次表示,如将遗产留给下一代,对下一代无益,他要将积蓄捐献给国家,也曾多次表示在“文革”中扣发的工资,补发后捐献给党。先生去世后,在遗物笔记本中发现先生以无限深情写下:愿将这三万元捐献给党。他的家属遵照先生遗愿将该款捐献给了西安交通大学。1982年他夫人去世后,他的女儿又将先生留给夫人的一万元生活费再次捐献给西交大。为了表彰和纪念陈大燮教授,西安交通大学以此四万元设立了“陈大燮奖学金”,以鼓励学习成绩优异的研究生,每年评发一次,至今不断。



 中央大学南京校友会、中央大学校友文选编纂委员会编:《南雍骊珠 中央大学名师传略》,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200412月,第484—487页。